余圣桑真的很暴躁。

余圣桑。

1个段子。

桑桑哥哥。:

那是我头一回瞧着他持剑。


剑长三尺对那柔弱文人来说应当吃力才是,不曾想他却能将剑柄牢牢握着,想来是上好的材料锻的。他沐浴于群臣惊愕的目光,昂首阔步傲慢且轻蔑,眼底尽是我未曾见过的凛然凌冽。


他将那长剑剑刃直直抵着我的咽喉,剑柄挂着的那圈鎏金流苏垂下来晃荡。


他痛斥我兔死狗烹,轻蔑我鸟尽弓藏,剑上有寒芒耀耀闪光。


是极怨恨极苦痛的样子,可他最终还是没下去手。子房啊子房,终归还是念着旧情的。


他将长剑随手弃于我脚下,眉目轮廓清冷敛去了愤懑,没等我开口他又癫狂般笑起来。


他说刘季呵,你这个老昏君。



评论

热度(12)

  1. 余圣桑真的很暴躁。桑桑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