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圣桑真的很暴躁。

余圣桑。

又是一个水tag。

桑桑哥哥。:

改梗。


“我真傻,真的,”枢机主教张良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圣战的时候特使要杀吸血鬼,会到古堡里去;我不知道平日里也会有。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瓶子装了一瓶圣水,叫我们的德古拉坐在门槛上喝掉。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祷告,祷告完了,要批斗吸血鬼。我叫德古拉,没有应,出去口看,只见水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德古拉了。他是不到别处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回古堡里,看见衣服裤子的扔了一地。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特使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古堡里,身上的衣服已经都给扒光了,手上还紧紧地揪着特使的头发呢。……” 他接着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评论

热度(35)

  1. 余圣桑真的很暴躁。桑桑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