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圣桑真的很暴躁。

余圣桑。

?牛逼

我不配,我不配。

我不想磨皮了,我不配拥有美丽对皮

桑桑哥哥。:

二十分钟极限改图。
潦草x。看懂意思就行。
不知道有无太太画过?。

1个段子。

桑桑哥哥。:

那是我头一回瞧着他持剑。


剑长三尺对那柔弱文人来说应当吃力才是,不曾想他却能将剑柄牢牢握着,想来是上好的材料锻的。他沐浴于群臣惊愕的目光,昂首阔步傲慢且轻蔑,眼底尽是我未曾见过的凛然凌冽。


他将那长剑剑刃直直抵着我的咽喉,剑柄挂着的那圈鎏金流苏垂下来晃荡。


他痛斥我兔死狗烹,轻蔑我鸟尽弓藏,剑上有寒芒耀耀闪光。


是极怨恨极苦痛的样子,可他最终还是没下去手。子房啊子房,终归还是念着旧情的。


他将长剑随手弃于我脚下,眉目轮廓清冷敛去了愤懑,没等我开口他又癫狂般笑起来。


他说刘季呵,你这个老昏君。



又是一个水tag。

桑桑哥哥。:

改梗。


“我真傻,真的,”枢机主教张良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圣战的时候特使要杀吸血鬼,会到古堡里去;我不知道平日里也会有。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瓶子装了一瓶圣水,叫我们的德古拉坐在门槛上喝掉。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祷告,祷告完了,要批斗吸血鬼。我叫德古拉,没有应,出去口看,只见水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德古拉了。他是不到别处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回古堡里,看见衣服裤子的扔了一地。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特使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古堡里,身上的衣服已经都给扒光了,手上还紧紧地揪着特使的头发呢。……” 他接着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1个水tag

桑桑哥哥。:

讲个故事。我今天上课睡觉梦到刘邦和韩信唱霸王别姬。
“爱卿气意尽,寡人何聊生~!”
↑刘邦声泪俱下。
然后就黏黏糊糊陛下韩卿陛下韩卿地喊。
路过的白头军师一脸懵逼。

桑桑哥哥。:

被唯一一个不秃的杰克抱了有一点点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