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看刘老三穿女装💋

/你好啊这里余圣桑,日常称呼桑葚/桑桑。/
/主圈ib和王者荣耀,最近在舞法天女里吹基。/
/最喜欢的事情是刘邦虎徹garry,还有混吃等死和秋落。/
/刘邦是世界的宝物!虎叔也是!咖喱也是!/
/夫人@解秋落/顾叶笙,她,你们都不许喜欢,只能我喜欢,只能我亲亲抱抱。/
/主食信邦信 白邦白 羽邦羽 良邦 备邦备,不吃信白不吃除亮统亮良以外村妇相关。/
/语c磨皮邦哥儿,一点皮气都没有JPG。/
/QQ是LOFTERid,欢迎扩列啊!/
/新手司机,请多指教。/

两辆良邦车——
一辆新车一辆修车
ooc
受精卵文笔

【白邦白】标题不知道叫啥取名废的悲伤

-用VanHelsing和Dracula的原因是我英语听写从没过关我觉得多写写单词也许哪天就过了呢。
-我总觉得我写的我写的东西和别人重了我有点脑壳疼是不是有太太写过啦。
-脑洞来自和列表里范范的扯皮日常,ooc慎重。
-从来没交过党费,虽然很难吃。但好歹。好歹为圈子贡献了一点热度biu。(←自我开脱)





VanHelsing要晋升了,他愉悦得甚至朝平日里看不起的魔法学徒们招手。
晋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一个优秀猎魔人的认可,意味着他会拥有闪亮的S级标识的胸章,意味着……最主要的是,S级猎魔人任务的赏金可比A级的翻了好几倍——这就能提供他买酒的钱,他也不用每次都向那些吝啬的老板们赊账。“那群穷鬼们老是一副臭脸。”我们的VanHelsing先生这么想着,“只想把我撵出去,还一边尖叫一边死死护住他们的酒,就像我会抢它们一样。”事实证明他的确不会,只是一枪崩了某位老板宝贝得不行的酒桶,正是因为这个他晋升为A的时候被留级查看,百无聊赖坐在教堂里教徒们祈祷坐的长椅上听他的导师絮絮叨叨。
可VanHelsing才不会被这些小事影响心情呢,他现在走路都飘,他想赞美上帝,想赞美世界,还想和修道院的儿童们一起合唱国际歌。他似乎能预见那和蔼的老头再授予他他的佩剑,重新给他加上“大天使长Gabriel”的冠冕,再回到天堂当他的大天使长,然后作为当年圣殿骑士一样的光辉形象,被大文豪们编成故事写进书里,被后世的孩子们敬仰崇拜当成人生目标。
VanHelsing哼着小曲走进一家酒馆,随手扔了一袋子金币在吧台上,他要了杯啤酒嘬上一口,再把他和枪别在一起的酒壶拿出来让老板给他灌满。
“您真是太慷慨了。”收了他钱的那家伙把金币一枚枚列在吧台上数了数,揶揄笑着向他伸出手,“还差一枚金币,先生。”
VanHelsing差点没一口酒喷出来,他神色复杂看了这在铁公鸡身上拔毛的家伙一眼,认命地从兜里摸出一枚金币扔给他。
“对你没认出我的惩罚,亲爱的Gabriel。”老板朝他晃了晃那枚金币,打个响指召唤出一只小蝙蝠扑棱棱停在他肩头,“我,Dracula,你的老朋友,先生。”
这回VanHelsing是真被呛着了,他剧烈咳嗽着再从腰间摸出同样别在那儿的手枪,指着Dracula的脑袋。“老东西,你别以为我会忘记你把我当靶子让你的侍从们练习火球术。”VanHelsing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逼近Dracula,把那把枪抵着他的脑门威胁,“我警告你,你这万恶的吸血鬼,再想干什么小心我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Dracula收起那堆金币装回袋子里扔还给VanHelsing,他再把双手举过头顶做出被挟持人质的示弱样子:“我投降,我投降,亲爱的Gabriel。谁都知道你穷得像教廷里的老鼠……不如这样,酒钱我也不收你的,作为上次的补偿去我的古堡里喝酒怎么样?”
VanHelsing没有拒绝的理由。谁都知道Dracula伯爵古堡的酒窖里全都是些宝贝,甚至还有国王都收藏不到的好东西。VanHelsing头一次觉得交Dracula这个朋友是有好处的,即使他永远都忘不了那老东西是个损玩意,但好歹Dracula做出了点实质上有价值的贡献。VanHelsing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连Dracula袖口绣着的蕾丝花边都忘记了嘲笑,把那袋金币揣进兜里继续喝完他的啤酒。
*
VanHelsing喝了个烂醉,他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下午三点。
昨天晚上Dracula给他的都是他心心念了好久的东西,自从丢了Gabriel身份之后就再没福气享受的奢侈品,所以他敞开肚皮屯屯屯喝干了两桶,靠在空桶子上撑得直打嗝。
VanHelsing判断时间的依据是透过窗帘的少于阳光与窗台形成的角度,他先是笑Dracula粗心,晃着快炸开的脑袋思索几秒后才意识到距离他晋升笔试结束早就过了好几个钟头。
“啊——该死的,老王八,我要杀了你——!”VanHelsing哀叫一声扑到躺在床边的Dracula的身上死死掐住他的脖子前后摇晃,“我就知道不该来和你喝这什么破酒——”
“嗯…嗯。早上好甜心……”Dracula努力眨眨眼睛看清VanHelsing,慵懒地拖长了尾音扶着他的大床直起身子,“掐我做什么Gabriel…让你醉成那样子又不是我的错…难道昨天喝得不开心嘛?”
VanHelsing想想也对,于是颓丧地松开Dracula爬上床躺着,柔软的床垫让他的头疼好受了些。VanHelsing翻个身揪起Dracula的一缕长发,扭头看靠着床腿的Dracula。“老东西,我的晋升没戏了,你得负责养我一辈子。”他想了想又补充几句,“要不然,就把你绑起来送去教会,让那群家伙往你的胃里灌圣水,把银制的十字架塞进你的嘴里。等你半死不活、奄奄一息,就把你用银链子绑起来,扒光衣服吊在教堂门口,直到你被阳光烤成蝙蝠串串…哦不,烧成灰!”
Dracula看他张牙舞爪比划有些毛骨悚然,Dracula拍掉VanHelsing的手应了声好让小蝙蝠带他去填饱肚子,结果VanHelsing伸手拒绝大摇大摆钻进Dracula的酒窖要再和他的心头好来一场甜甜蜜蜜的约会。
用能喝一辈子的酒换缺席一场笔试,VanHelsing想,这划算得很。

练习呱呱呱。
我。我还是条咸鱼好惭愧啊。
努力练习写剧情啊qnq

【信邦】白雪公主




1.
刘邦抽到的签是白雪公主
他看着那条公主裙
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半推半就着换上了裙子
诶不错还挺凉快
接着蹬上了高跟鞋
捏着裙摆转个圈
结果被皇后嫌弃得不行
-“谁还没个少女心怎么滴!”


2.
张良演的是那个皇后
他正面无表情地念着台词
结果从不知道哪儿钻出来一个公主
在他面前站定并撩起了裙子
吓得他举起魔镜
对着白雪公主就是一下
-无尽的叹息。


3.
演魔镜的项羽
还没来得及告诉皇后白雪公主最美丽
就看见皇后面目狰狞
接着就被皇后举起来
狠狠砸在公主身上
-“妈也张良你一书生怎么举得起我的?!”


4.
目睹了全部过程的李白
是个猎人
他想着公主早点滚去矮人家
突然感觉到后腰有点痒
他回头一看
公主打开了他酒葫芦的盖子
正在倒他的酒
他狠狠地抽了一把公主的屁股
-“导演,我能打死他吗?”


5.
小矮人剧组缺人
于是小乔元芳刘禅文姬安琪拉孙膑
商量了一下
把成吉思汗的狼偷过来
正好凑满七个
然后眼睁睁看着公主
像鬼子进村一样
把他们的食物一扫而空
最后呼呼大睡
-王子什么时候来啊?


6.
骑鲲的韩信是别的国家的王子
他看见公主
然后按照剧本上写的那样
把公主装在棺材里然后带回家
没想到公主努起嘴唇做个亲吻的样子
于是他对着公主的面门就是一拳
公主委屈
-韩信我…我想…我想和你睡觉。


7.
棺材里刘邦在鲲背上摇摇晃晃
然后啪的一声摔下来醒了
他想着王子应该会注意到
王子当真注意到了
但还是一脸冷漠坐在鲲背上
_是我刘邦不够骚,还是你韩信眼光高。


8.
扮演国王的虞姬
虽然没怎么出场
在王子公主的婚礼上露了个脸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西汉三傻:海绵邦邦,派大信,张良哥。

张良哥:人和人的头脑…。

有重梗纯属巧合。

记一个来自鹅妈妈童谣的梗。大概是鹅妈妈童谣。

『韩信的一生主要囊括为七天。』
『礼拜一,出生。』
『礼拜二,成年。』
『礼拜三,担任神官。』
『礼拜四,被尊特使。』
『礼拜五,爱上伯爵。』
『礼拜六,定罪。』
『礼拜日,死亡。』
『这就是韩信的一生。』
红衣主教合上圣经,念完悼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