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圣桑真的很暴躁。

余圣桑。

前几天励志写邦良,这几天看信邦磕得爽得一批。

玩你妈邦左,我想把刘邦干得屁都放不出来。


。深夜二刷北欧太太的文改的段子。




白龙吟一到店,所有西汉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白龙吟,你又上国士老婆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语音,要一碟特效。”便排出1188点券。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 “你一定又欺负老实人圣殿之光了!”

白龙吟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摸了德古拉伯爵的屁股,吊着打。”

白龙吟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绿同体不能算绿……ntr!……韩信之间的事,能算绿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我是韩信最贵的皮”,什么“是人气最高的韩信”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四字真言·关我屁事。

太潦草看懂意思就行。x

我觉得好傻屌

韩信起夜的时候床头灯还亮着,他花了五秒钟看清眼前坐着的是谁,然后打个哈欠彰显存在。

刘邦瞥他一眼:“醒了?”

“醒了。”

“可是我困了。晚安。”

“?”

我不配,我不配。

我不想磨皮了,我不配拥有美丽对皮

桑桑哥哥。:

二十分钟极限改图。
潦草x。看懂意思就行。
不知道有无太太画过?。